首页 | 学院概况 | 学科建设 | 本科教育 | 研究生教育 | 新闻传播大讲堂 | 规章制度 | 质量工程 | 实验教学中心 | 党的建设 | 学生就业 | 团学工作 
当前位置: 首页>>院长致辞>>正文
英雄崇拜的回归——杨晓峰院长在2017级本科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
2017年09月10日 商务传媒学院 

亲爱的商务传媒学院2017级新同学们:

你等待录取通知书的这个假期是英雄归来的假期,当人们谈论着印度军队越境寻衅、习主席沙场阅兵、四川九寨沟和新疆精河地震、电视剧《林海雪原》热播等与英雄有关的话题时,吴京精心打造的《战狼2》刷新了中国电影史票房纪录,那种“手中电击倚天剑,直斩长鲸海水开”的硬汉形象,那一枚枚从军舰打出的呼啸着飞向敌人的导弹,那句霸气十足的台词“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让多少人热血沸腾。  

央视财经评论引用的数据显示:《战狼2》之所以赢得中国人青睐,七成多的观众认为是因为“顺应民族心理民众感情”,六成多的受访者回答是因为“爱国主义动作片”。这使我们不能不向一些“英雄终结”论者发问:英雄死了吗?英雄崇拜死了吗?对比古人“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境界,试问今天有多少人能在权威面前不盲从?有多少人能在诱惑之中保持气节?更有多少人能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英雄崇拜过时了吗?  

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曾这样铿锵回答,“英雄崇拜从没有死,并且也不可能死”。因为在各种历史文化语境中都能看到总有人为解决某种普遍性的人生难题和困境而真诚地努力着。  

按照卡莱尔所持的宽泛的英雄观念,英雄是无时不有,无处不在的,“人类社会就是建立在英雄崇拜的基础之上的。”正如朱光潜先生认为的那样:“一群人或一个人所崇拜的英雄,其实就是他们的或他的人生理想的结晶,每个人,每个社会,都有他的特殊的人生理想,很显然的,也就有他的特殊英雄……崇拜英雄,就是崇拜他所持有的道德价值。”他说:“世间只有几种人不能崇拜英雄:一是愚昧者,根本不能辨别好坏;一是骄矜妒忌者,自私的野心蒙蔽了一切,不愿看旁人比自己高一层;一是所谓‘犬儒’,轻世玩物,视一切无足道;最后就是丧尽天良者,毫无人性,自然也就没有人性中最高贵的虔敬心。这几种人以外,任何人都多少可以崇拜英雄,一个人能崇拜英雄,他多少还有上进的希望,因为他还有道德方面的价值意识。”  

曾几何时,有人曾抛出所谓的“英雄过时论”,英雄崇拜一度让位于明星崇拜!言谈举止、衣食住行全都模仿影视明星,宁愿追求一些娱乐化、肤浅的精神活动。  

当然,视明星为学习的对象,更希望有明星似的成就无可厚非。我们年轻时也曾喜欢过许多电影名星,我本人曾连续两年订过一本《大众电影》的杂志,每期必看。不过,那时我们喜欢的大多是他们在电影里所扮演的角色,让我们崇拜的也是在影片中的伟大人物和英雄形象。  

应该说,我们这代人英雄崇拜的情结深受父辈们的影响。很小的时候,母亲时常抱着我观看父亲出演样板戏《红灯记》中的英雄李玉和。父亲离世七年有余,熟知他的人谈论最多的还是当年出演李玉和的扮相和演技,没人不竖大拇指!不仅如此,小学语文课上老师讲过的战斗英雄黄继光、董存瑞、邱少荣的光辉形象至今依然铭刻在心。  

从古至今,不管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英雄的诉求。不管折服于“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壮志豪情,还是动容于“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的磅礴气势,中国人身上一定潜含着甚至体现着某种英雄的品质,只是有人把它深藏于心,有人把它付诸实践罢了。  

新的世纪,我们曾向非典这种突然降临的异己力量宣战,不正是一种英雄的品质那又是什么?我们突遇汶川大地震这样的国难时,不是都在真诚地以自己的方式与之搏斗吗?舍己救人的申龙、王佳明、欧阳宇航、张博、马小凤、尕玛朋措等用稚嫩的双肩扛起的不正是少年英雄的旗帜吗?  

在当下的中国新闻传播界,尽管追寻真相的道路不平坦,或许还要面对困厄、危险与恐惧,但记者仍在坚守,这样的英雄也比比皆是:  

《中国青年报》著名记者、范长江新闻奖获得者刘畅。是什么让他带着良知,传播真相,先后发表《流泪的呼兰河》、《艾滋病引发的血液官司》、《山西繁峙矿难调查》、(《英雄不该孤独》)等经典新闻作品,让我们对社会公正更有信心?  

新华社记者朱玉。是什么让她悲天悯人,敢于为老百姓呼唤,先后采写了《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谁掩盖了事实真相》、《任长霞生命中的最后36个小时》等轰动一时的稿件?  

《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是什么让他以一人之力,发全国关注,扫除了三聚氰胺对人民生命健康之长久祸害?  

《人民日报》记者赵亚辉。是什么让他在面对海啸、地震等艰难险阻的关键时刻,义无反顾,冲得上去,主动去做该做的事情?  

《南方周末》记者傅剑锋。是什么让他无私无畏、全力以赴突破采访困境,揭示真相?  

《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是什么让他坚持新闻理想,守住职业操守,在金钱面前保持独立?  

原《南方都市报》记者陈峰。是什么让他拨开重重迷雾,使孙志刚案大白于天下?  

原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出镜记者郭宇宽。是什么让他关怀弱势群体,敢于曝光哈尔滨550万天价医疗费事件?  

《楚天都市报》首席记者张欧亚。是什么让他始终坚持宁可为采访失去生命、但决不可失去人格和媒体尊严的采访原则?  

《羊城晚报》记者赵世龙。是什么让他长期保持着枕戈待旦、闻鸡起舞之职业状态?  

答案是相同的:是他们忍辱负重、揭露黑幕的无敌勇气;是他们不畏强权、兼济天下的职业责任;是他们勇于突破、永不退缩的英雄情结。(此处应该有掌声)  

这样讲来,我们的学院就是培养英雄的学院,因为楷模就在前方。  

朱光潜先生说,“从教育观点看,我们主张维持一般人所认为过时的英雄崇拜。尤其在青年时代,意象的力量大于概念,与其向他们说仁义道德,不如指点几个有血有肉的具有仁义道德的人给他们看。”所以,英雄崇拜的回归,可以鼓舞我们将英雄情感体验和敬畏感,浇铸成壮美、崇高、勇敢等正能量,伴随你走过四年大学之路,成长为一名有英雄情结的传媒人!  

是为致辞,也为新生入学教育第一课!  

谢谢大家!  

上一条:书香——杨晓峰院长在2018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下一条:学会聆听——杨晓峰院长在2017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关闭窗口
商务传媒学院 Copyright©商务传媒学院,2014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薇乐大道4号商务传媒学院,邮编:730101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931-5252090 版面设计及技术支持:张金溪